返回

我只是正能量的搬运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6 小刘的故事
   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书页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  “吴队。”何巧琴对着一个长相帅气,气质稳重的刑警道。

  吴涛是京南市刑警队的队长,一听到可能有枪击案,立马带人赶过来了。

  “嗯,你人没什么事吧。”吴涛点了点头,关心道,他已经知道是何巧琴遭遇了绑架。

  “没事,我一点事都没有。”何巧琴见吴涛问自己的情况,顿时有点慌,连忙回答道。

  吴涛差异地看着何巧琴,他们也一起办过几个案子了,彼此之间熟悉,他是第一次见到对方这么慌乱。

  看了眼何巧琴身上的男人外套,再看着满地的被扯碎的衣服,吴涛若有所思地瞥了眼站在一旁的甄不凡,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。

  “吴队!”何巧琴是个直性子,见到吴刚似乎明白了什么的眼神,哪里还绷得住,跺着脚娇哼一声。

  “唉。”甄不凡暗自叹气,原本没什么事的,你这么一喊,大家肯定觉得有什么事了。

 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可怜你凡哥一世英名!

  “哈哈!”果然,一起到来的警察和吴涛一起笑了起来。

  何巧琴羞得满脸通红,立即岔开话题,道,“吴队,还是赶紧处理下现场吧。”

  吴涛听后果然立刻收起笑容,面色一紧,道,“大家抓紧干活,把这五个老毛子铐起来带回局里。”

  大家知道开始忙正事了,也不再说什么,立即忙活起来。

  “原来警察也叫他们‘老毛子’啊,呵呵。”甄不凡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先生嘀咕道。

  何巧琴突然转身狠狠瞪了他一眼,甄不凡见状不由尴尬地摸了摸鼻子。

  “警察耳朵都这么灵的吗?那还要警犬干啥。”当然,这句话,甄不凡可不敢说出来,最多在心里面发泄发泄。

  吴涛来到晕倒的五个老毛子跟前,伸手一摸,后脑勺都是血。

  “小伙子,下手够重的。”吴涛看着甄不凡好一会儿,才道。

  他想从这个年轻人脸上看出点什么,显然他失望了。

  甄不凡一只保持着微笑,知道吴涛问话才道,“主要是救人心切呵呵。”

  吴涛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,毕竟甄不凡是救了人质,击败了绑匪,甚至让他们这些警察白捡了一个立大功的机会。

  这年头,在内地要想抓获一帮专业杀手可不容易,尤其是在未损耗一兵一卒的情况下。

  最起码一个二等功。因此,大家对甄不凡都挺客气的。

  来到西合尔盖的尸体前,吴涛蹲下身子,重新换了双新的手套,开始仔细检查。

  “死者死亡前严重脱力,身体多处受到重击,左腿小腿严重骨折,最后被人,唔,被人一掌拍塌了颅骨,直接死亡。”

  吴涛分析完,心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,或许些人不清楚,但亲自检验尸体的他清楚西合尔盖的体质是多么的强大。

  “死去的这个老毛子恐怕是这些人中的头儿。”吴涛表情严肃地说道。

  众人已经知道这批人是国际专业杀手,此时听了他们吴队地分析,除了何巧琴,心中都徘徊着这么一个声音:

  “此子,恐怖如斯!”

  “小刘,小张,来,把尸体弄走。”

  “好的,吴队。”

  吴涛招呼人,准备收队,案子涉及局长的女儿,他已经通知在外地开会的局长了,应该很快就回来了。

  要在局长回来前把案子了解清楚,做个初步的分析。

  “甄不凡,你也一起跟着回局里吧,需要向你了解案件的经过,顺便做个笔录。”何巧琴看了甄不凡,说道。

  “应该的,配合警察办案是我们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。”甄不凡笑嘻嘻地回答道。

  众人听了对甄不凡的好感又增加不少,吴涛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甄不凡看着正能量积分唰唰地往上涨,脸上也是发自内心的幸福笑容。

  营救何巧琴就得了三十万积分,再加上刚刚来自众人的好感积分也有万把积分,现在总的积分情况是:

  正能量积分:321万。

  如果换成华夏币,那就是三百多万!可以在老家彭城市全款买车买房了,想想就让人激动。

  以后随便找个工作,不用还各种贷款,彭城市消费又不高,生活节奏慢,绝对的美滋滋啊。

  这要搁在以前甄不凡感觉自己已经到达了人生巅峰,可以迎娶白富美了,但现在,拥有系统的他对自己的要求显然不会这么低了。

  “那个,既然我成功救人了,有奖金吗?”甄不凡一脸殷切地看着何巧琴。

  何巧琴:???

  众人也是一阵懵逼,尤其吴涛,老脸一黑,“刚才还想夸你两句呢,现在就这么不矜持了?现在的年轻人啊,套路可真够深的。”

  “应该有吧。”何巧琴一脸尴尬地说道,这里应该就属她和甄不凡关系最近。

  “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。”甄不凡好像没感觉到尴尬地气氛,依旧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。

  “咳”吴涛见状只好出声,谁叫他是这次出警的负责人呢,“奖金肯定是有的,回头我就跟上面申请。”

  “哎呀,那就麻烦吴队了,这桥要是申请下来了就当做警察同志们的奖金发放吧,我是看出来了,警察同志工作是太危险了,随便办个案子就能遇到这么凶悍的亡命徒。”

  吴涛闻言一下门反应过来,刚刚不是还追着问奖金的事吗,这会儿怎么不要了,还把钱分给我们?

  “你是认真的吗,甄不凡?”何巧琴表情复杂地看着甄不凡,如果这货是拿大家开涮,她发誓,即使甄不凡救了她,她也会不再搭理他。

  “比珍珠还真!我发誓!”甄不凡一字一句地道,满脸认真。

  呜呜

  突然,一位男警察哭了。

  “额。”甄不凡一脸懵逼,咋了嘛,不就是给你们发个奖金吗,干嘛要哭,还是个大男人呢。

  不对,兄弟,为何你哭的那么伤心?来来来,请说出你的故事,小板凳,花生米已经准备好。

  “小刘和他女朋友感情很好,但女父母担心做警察工资低又危险,不同意,但女孩坚持,两人一起七年,是初恋。”

  说着,何巧琴已是泪流满面。

  “去年,小刘击毙的歹徒同伙绑架了他女朋友,最后,在他面前绑匪撕票了。”

  众人都是一阵沉默,还有个女警察也是跟着小声抽泣起来。

  甄不凡也是心里堵得厉害,但他知道这是他无法改变的事情,他目前的实力太弱小。

  尽自己所能地帮助这个世界吧,比如给他们发放奖金。同时他也能得到更多的正能量积分,这种互惠互利地事情,甄不凡发誓要进行到底。

  “而我这次被绑架,原因应该也会是差不多吧。”何巧琴幽幽地道,声音凄楚,让人听了有种心碎的感觉。

  “好了,收队了,大家上车,甄不凡你也一起走吧。”吴涛见何巧琴说的有点多,面色一变,赶紧出声打断。

  调查邱家的事,局里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内情,吴涛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其实,他也怀疑这事跟邱家脱不了干系,只是现在还没有证据,邱家又和莫家走动频繁,实在是牵扯太多,他们又是警察,没有证据就不能乱说话。

  很快众人下了楼。

  “老板,原来你没死啊,太好了,太好了,工作终于保住了。”

  甄不凡刚下楼,老钱就冲了过来,大声嚷嚷道。

  甄不凡听了脸直接黑成炭,看向老钱的眼神要杀人。

  老钱见甄不凡极度不友好的眼神,瞬间就明白是自己说错话了,于是赶紧补救,道,“老板,不是我不想上去,是警察同志不让我上去。”

  老钱这倒是说的实话,楼下确实是有两个警察在守着,估计是担心有人靠近,或是防止绑匪跳楼逃匿。

  甄不凡脸色终于好看一看,但还是哼一声道,“我要配合警察办案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“那咱们厂子什么时候开业?”最近一段时间吧,最迟下个月初。

  甄不凡也想快点开业,早点赚钱,但不确定孟市长那里是不是能帮着快速办手续,于是不确定地说道。

  “那行,老板,我等着你回来啊。”老钱一听还有等一段时间,心中不经有些郁闷地道。

  工厂晚开一天,老钱就少拿一天的工资,此时看向甄不凡的眼神充满了哀怨。

  何巧琴看到老秦看甄不凡的眼神很暧昧,身上鸡皮疙瘩直接炸了,心道,“其实甄不凡人挺好的,就是这那女通吃,不,老男人都要啃一口的嗜好,有些令人发指啊”

  甄不凡心里想着制药厂的事情,也没工夫注意老钱,打手一摆,直接上了警车。

  老钱像个给自家夫君送别的小媳妇儿似的,双眼含情脉脉地目送警车离去,很是不舍。

  这一切何巧琴都看在眼里,叹了口气,也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