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只是正能量的搬运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5 老钱拖后腿
   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书页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  既然完成了任务,就看看有什么奖励吧。

  面板。

  人物:甄不凡。

  体质:91

  智力:115

  正能量积分:290万。

  奖励:三个许愿灯。

  技能1:硬拳(一级)

  技能2:炼丹术:金疮膏(一级)

  任务:击杀邱天成。

  正能量积分依旧是增加了一百万,倒也可以接受,虽然甄不凡感觉吴刚那货更弱一点,当时也有一百万积分进账。

  让甄不凡感兴趣的是又增加了一个技能2,看上去和医药有关。

  精神力集中在炼丹术上,眼前新打开一个界面,只有“金疮膏”一个选项,用意识点开。

  金疮膏:

  配方:雄猪油620克、松香180克、面粉120克、麝香15克、黄蜡180克、樟脑90克(研极细)、冰片18克、血竭30克、儿茶30克、**30克(去油)。

  用法:均匀涂抹在伤口处,可用纱布包扎。

  适用症状:各种跌打损伤。

  适用群体:主要适用于活的人类,其他活的生物药效视情况递减。

  看完金创膏的说明书,甄不凡只能说很强大,不愧是系统出品,必属精品。

  金创膏虽然最普通的药膏,但只要药效好,后面把牌子打响了,肯定不愁赚不到钱。

  想想,华夏国二十亿人口,要是每年两人用一支他金创膏,就是十亿支,一支赚他个几块钱,就是几十个亿啊。

  甄不凡心里美滋滋,那就给子定个小目标,先赚他个几十个亿。

  意识回归现实,在看向名字叫做“西合尔盖”的老毛子,甄不凡的眼神顿时温柔多了。

  再怎么说,人家也给他贡献了一百万积分加一个丹方啊。

  不过,甄不凡扫向西合尔盖的视线最终停留在某个部位上。

  就在甄不凡感慨人生的时候,侧前方传来一声足以刺破人耳膜的尖叫声。

  声音太尖锐,震得脑子发懵,甄不凡侧脸望去。

  原来是何巧琴醒了,双手捂着两坨,正满脸羞怒地怒视甄不凡,眼神如刀,好不锋利。

  本就发懵的甄不凡,更加被眼前的画面迷失了心神。

  刚才光顾着打架,没时间看何巧琴的状态,再加上她一直是躺着的,更不容易被看到。

  “我说是我救的你,你信吗?”甄不凡苦笑着解释道。

  何巧琴是京南市的一名女警察,准确来说,是让人喜欢又害怕的女警花。

  喜欢很好理解,颜值高身材好又有个当局长的老爸,再加上专业能力过硬,让她毕业后仅仅两年就成为局里的精英级选手。

  不过也正是这种过硬的专业能力,让原本局里趋之若笃的年轻警察敬而远之。

  格斗、散打、自由博、拳击,样样都是大师级水准,就在去年,硬是一拳ko了一个仰慕她的富二代。

  后来富二代打着石膏,拄着拐杖前来责问原因,何巧琴的回答就是“老娘看你不像个好人。”

  从此,“死亡之姬”的名声传遍整个京南二代的圈子。

  而邱子豪也是那个时候听说了何巧琴传说,于是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自负身手不错,于是大胆接触“死亡之姬。”

  为了博得家人的青睐,邱子豪有意无意间透露了自家俱乐部的一些事情,哪知道何巧琴敏感的很,察觉到了其中的不正常,在和父亲何建军商量后,决定暗地里调查“邱家。”

  只是邱家最近和莫家走的比较近,有些事情不好查,着急的何巧琴想通过邱子豪打开突破口。

  还被说,似乎一切很顺利,何巧琴得到了不少有用的线索,今天受邱子豪邀请,参加他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,考虑到需要喝酒,就打算打车去。

  就在坐进出租车的时候,一阵眩晕感袭来,之后再睁眼,入眼的是陌生的环境,何巧琴暗呼,“糟了。”

  可当她感觉凉风摩擦着自己光滑的肌肤,带走身上体温后不自觉打了一个寒颤,心中一个咯噔,低头一看。

  我的妈呀。

  瞬间失去的往日的淡定,小嘴一张,河东狮吼全力爆发。

  尤其是看到一个男人大张着嘴巴盯着一个老外看,甚至嘴角还留着口水,已经不是纯洁小女生的何巧琴顿时明白了什么。

  变态,那个小白脸是个变态!

  什么?你把头转过来干什么,你又盯着老娘看什么,难道你“男女通吃?”

  完了,这让老娘以后还怎么嫁人,老娘跟你拼了!

  何巧琴快速转身,麻溜滴扒下一个老毛子的外套穿在身上,那速度看得甄不凡眼皮直跳,太特么的熟练了。

  于是某人脑中恶补了画面。嗯,很邪恶。

  “他们都是你的同伙?”穿好衣服的何巧琴面无表情地看着甄不凡,冷冷地问道,其实在近距离接触老毛子时,他就发现了,这是一帮职业杀手。

  而甄不凡不是职业杀手,他身上没有杀手特有的气味,这是她多次执行任务时获得能力。

  除非对方是那种级别的杀手,把自己隐藏的很好,返璞归真,但看起来年龄比她还要小的那种级别的人物,可能吗?

  至于刚刚那个问题,纯粹是对甄不凡的不满。

  “我要说他们都是我的同伙,你信吗?”甄不凡感觉对方那种刻意的针对感消失了,知道误会应该是接触了,于是轻松地开玩笑道。

  “嗯?我要说我心呢?”何巧琴听到甄不凡的回答,眼皮一跳,当年刚到警局就有不少人这样挑逗她,结果他们下场都很难看。

  甄不凡见对方眼神不善,显然是对他的玩笑不感兴趣,于是干笑道,“呵呵,还不知道你名字呢,我叫甄不凡,京南市的学生。”

  何巧琴没有立刻接话,她看到了西合尔盖。

  “有人死了。”何巧琴琼鼻一皱,看着甄不凡,瞪着他的解释。

  甄不凡见状耸了耸肩,无辜道,“他有枪,我自保,不小心手重了些。”

  何巧琴眉头抖了抖,显然是不相信甄不凡的话,但亲耳听到甄不凡承认杀了一个职业选手,她内心还是很震惊的,尤其是对方拥有热武器。

  “嗯,你受伤了?”知道这时何巧琴才发现甄不凡的枪伤,心中不由有些愧疚。

  其实也不怪她,第一眼看到甄不凡就对他没有好印象,所以就忽略了他身上的伤,知道开始相信是甄不凡救了她,内心才慢慢接受,开始仔细观察甄不凡。

  “小伤,死不了。”甄不凡很是装逼地回了一句。

  “哦。”想到甄不凡可以徒手击毙职业杀手,那身体素质一定是强的没的说,何巧琴在部队里的师兄就中过子弹,据说也不疼。

  看着何巧琴一副“的确是小伤”的表情,甄不凡无语。

  “我叫何巧琴,警察,以后有事可以找我。”何巧琴看着还在昏迷中的五个老毛子道。

  甄不凡是真不确定这娘们儿是不是傻,“有事找你?”,你可是警察,我能有什么事找你啊,这不咒我呢么,再说了,你自己都被人绑了,还是我救的呢,谁给你的自信啊。

  无哇~呜哇~

  楼外终于想起警车的呼鸣声,甄不凡眼中怀疑老钱是不是不相信他说的“大110不要钱”,开着11号去的警局报的警,不然,警察怎么来的这么慢。

  其实,老钱一开始就报警了,可他跟人家说“我看到好几把刀,在车里,你们快来。”

  人家问他“车里有人吗,在哪?”,老钱回答“车里没人,在郊区的一个烂尾楼。”

  “有人受伤吗?”

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“你看到什么人了?”

  “没有,就我和我老板两人。”

  “”

  没人受伤,也没看到可疑人物,仅仅是看到了几把刀,警察自然不会出警。

  知道

  直到西合尔盖开枪,老钱吓得屁滚尿流,直呼“我的工作啊,刚找到就没了。”连忙再次报警,警察立即出警。
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