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只是正能量的搬运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3 何巧琴
   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书页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  先是乘地铁到了末站,然后打车到了地图上标的地点。

  “永辉制药”,入眼的是锈迹斑斑的药厂名字,大门前长满了枯草,秋风吹过,破败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“喂,有人吗?”

  砰砰!

  甄不凡瞧着门卫室的门是开着的,还可以透过灰尘满布的窗户看见里面的床铺,于是敲门喊人。

  吱呀~

  侧门打开,一位老者光着膀子出现在甄不凡眼前,他有点驼背,仰着头看着甄不凡问道。

  先是敬佩老人家强健的身体,快十二月份还能光着膀子出门,实在厉害,甄不凡自愧不如。

  “咳,老人家,我想看看这个制药厂,用不了多久我就是他的主人了。”甄不凡轻声道,生怕老人家误会自己要赶他走。

  “我姓钱,在这生活几十年了。”老人家忽然板着脸道。

  汗!

 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就算老人家建厂就在,这个厂撑死也就不到十年,哪来的生活几十年?搞得好像有人要拆迁他家似的。

  甄不凡略一思考道,“钱老,你放心,如果我接手了这个厂子,您指定还能看大门。”

  “那给开工资不?”老人家浑浊的眼睛有精光闪过,不过依旧冷着脸道。

  甄不凡眼角一抽,心想我是那种不给人开工资的人吗。

  “开,一定开,而且不比你原来拿得少。”甄不凡无奈地说道。

  “能准时开工资不,不能拖欠。”老人家一本正经地说道,表情极为严肃,配合他光着膀子的样子,极为滑稽。

  甄不凡嘴角抽抽,强行咧嘴一笑,道,“哪能啊,拖欠工资是不存在的事情。”

  “哎呀,老板,叫什么钱老,我有那么老吗,叫我老钱就行,快,请进。”老钱得到甄不凡的保证后,老脸迎风绽放一朵菊花,本就驼背的他,腰弯的更厉害了。

  甄不凡几乎是被老钱拉着进的厂子,见鬼一样看着老钱,心中苦笑,他知道缺的是社会经验。

  其实也是佩服老钱,几分钟的时间就解决了他自己的工作薪资待遇问题,看着卫门室的样子,恐怕食宿问题也一并解决了。

  “老钱你到底来厂子多久了?”甄不凡摇了摇头,抛开脑中的杂念,问道。

  “挺久了,四五年时间吧。”老钱随口道。

  “行,这里你熟悉,陪我转转吧。”

  “行,今天就这一个任务,你不说我也知道。”

  “啥?你知道我要来?”甄不凡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“昂,不然我能光着膀子在这等你吗,嘶,真冷啊,我去穿个外套,就回来。”

  甄不凡扶着门卫室的墙,脑子瞬间有些缺氧。

  城市套路深,他要回农村!

  想他甄不凡英明一世,此时竟然被一看大门的老爷子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  你光着膀子想干啥?证明你体格好是不?那你怕是不知道哥可是一脚踹死地下黑拳职业选手的人!

  光着膀子吓唬谁那!

  一路上黑着脸,挨个参观了厂房的车间。

  整个厂确实不太大,也就十亩地的样子,听老钱说,以前效益不错,可是老板去澳门堵了两次,后来厂子就黄了,欠了不少原料费,人直接跑国外了。

  原来还担心是药品质量问题导致的生意不好,看来实际情况比自己想的要好,车间设备保护的很好,只是就不经用可丁有些小毛病。

  到时候找厂家直接过来维护子下,问题不大。

  “老钱,那是什么,厂里怎么还有烂尾楼?”

  看着厂房后面的烂尾楼,甄不凡疑惑道。

  “哦,那是之前新盖的的员工宿舍楼,打算扩招员工时用的。后来不是黄了吗,也就没建起来,后面连墙都拆了。”

  “???那意思是说这厂谁都可以进来?”甄不凡很不想承认一个现实。

  “是啊,没有墙,可不就随便进吗。”老钱理所当然的说道,根本不在意甄不凡黑的跟包公一样的脸色。

  呵呵,谁有可以进,可我这个当老板想要进来还要答应供你吃供你住,还要给你工作干?

  “那是什么,哪来的面包车?”

  甄不凡指着楼拐角处的一辆面包车问道。

  “哪来的面包嗯?还真有一辆面包车。”老钱也是一脸迷茫。

  看他这样子,甄不凡还能说什么,心里想着以后找保安一定要找个靠谱点的。

  虽说烂尾楼有点瘆人,尤其是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,但心里想着以后是自己的厂子了,甄不凡还是决定去看看。

  小心翼翼地到了面包车前,车里是空的,不过让甄不凡瞳孔一缩的是,车里竟然有刀具,是开过封的刀具。

  咕咚!

  “老板,刀,刀。”吞了口口水,老钱双腿抖的跟筛糠似的,结巴道。

  “嘘~,小点声,老钱,有电话吗?”甄不凡瞪了老钱一眼,心里埋怨老钱下午时跟自己装13,现在是真的怂。

  “有,不过,花费不多了。”老钱可怜巴巴地回答道,他是真的怕,一想起自己经常住的地方竟然这么危险,就是一阵腿软。

  “有就行,打110又不要钱,你原路返回,记得报警。”甄不凡交代道,气归气,但人命关天,必须要小心。

  老钱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,应声道,“好,好,那你小心。”说完点头就跑,那速度比兔子还快。

  “靠!”甄不凡眼睛一瞪,小声骂道,“这个老钱,这特么的坑。”

  不过还好,并没有引起楼里面人的注意。

  呼~

  深呼一口气,甄不凡打起十二分精神,准备上去看看。

  说实话,要不是他现在体质远远高于一般人,而且很缺正能量积分的话,他真不想趟这趟浑水。

  如果没什么意外,他应该是遇到了电视剧中的绑架了。

  荒废的工厂,烂尾的楼房,面包车,肯定有不少人,刀具,绑架石锤!

  想想,如果他营救了人质,抓了歹徒,再来个新闻曝光,颁发个好市民奖,那积分他还不得拿到手软。

  富贵险中求!

  “何建军,是你事情做的太绝,不给你点教训,你就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,老子的地盘你也敢动!”

  五楼,前方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很是熟悉的声音,也就甄不凡体质提升以后,耳力强于常人,勉强听到一些。

  说话的人个头一米八左右,背对着他,身形健硕,正俯视地上躺着的人,应该是个女人,因为留着长发。

  女人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显然是晕倒了。

  “来,你们几个。”

  邱子豪向周围正在寻视的绑匪招手,示意他们过来。

  甄不凡见人都过去,也是借助楼内昏暗的视线和各种支柱,悄然摸了上去。

  “金先生,有什么吩咐?”其中一个貌似领头的绑匪,用憋足的华夏语恭敬地朝邱子豪问道。

  邱子豪面带灿烂地笑容道,“兄弟们辛苦了,这个女人就奖励给你们享受了,哈哈,别客气,尽情享用吧。”

  绑匪头子没有立即回答,显然是有所顾忌,半响才回答道,“金先生,这样不好吧,不合规矩,我们只负责拿钱办事。”

  “是啊,尾款晚上就打给你们,只是我这人向来注重情义,兄弟们忙活一天了,适当的享受下也是应该的嘛。”

  邱子豪知道这帮老毛子什么尿性,何建军的女儿这般尤物,若非担心留下什么证据,他绝对要自己亲自扛枪上阵的。

  这老毛子嘴上说不合规矩,那猥琐的眼睛和一直没离开何巧琴的**。

  “%…#%##”老毛子转身和同伴用母语交流,随后,其余老毛子均是兴奋地哇哇大叫,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。

  “既然金先生厚爱,我们就却之不恭了。”带头的老毛子说完就开始脱衣服,生怕邱子豪反悔似的。

  “呵呵,你们玩得高兴,我到楼顶抽根烟。”邱子豪眼睛一眯,看着地上的佳人,目露惋惜之色。

  “@%¥#…………&”老毛子已经被欲火冲昏了头脑,张口就是鸟语。

  邱子豪摇头离开。

  甄不凡看着邱子豪离去的背影稍一犹豫,还是不打算跟过去,他虽然很想抓住邱子豪,但对方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。

  就怕到时候惊动了后面的老毛子,甄不凡这群老毛子应该有热武器,一想到热武器,甄不凡心中就是一阵发寒,知觉告知他,认为武器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抗衡的。

  “%#!……”老毛子气愤地看着手下,叽哩哇啦一顿大吼,就见到其余人把脱好的衣服铺在地上,然后瞪着眼干看着。

  甄不凡此时就距离他们不足三米,见老毛子围成一个圈,都是背对着自己,知道是时候下手了。

  脱了鞋子,轻步走上前去,摸起地上的一把刀具。

  “我干!”
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