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只是正能量的搬运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3 中年猛男
   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书页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  翌日,清早。

  “嗯?胖子你也起那么早干熊?”谢大山被两人起床的声音吵醒,于是眯着眼问道。

  “早起对身体好。”胖子一本正经地道。

  “呃”

  嘿嘿!

  甄不凡见两人的对话很是搞笑,怕吵醒闫涛,于是压低嗓子低声笑了起来。

  胖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吹牛逼,很是可爱啊。

  学校南门。

  “这边!”

  离得老远就看到王诗诗朝两人挥手呼喊。

  “到多久了?”甄不凡笑着问道。

  “我也刚到,对了,胖子,你来干啥?”王诗诗看着王金宝很是自来熟地道。

  胖子???

  甄不凡嘴角直咧咧,知道胖子心意的他,心中为自己的室友默默哀悼。

  此时,王金宝内心确实是凄苦的:为毛叫别人“不凡”,到了自己这就成了“胖子”了?

  难道不应是“金宝”,“宝宝”之类的吗。

  “不凡说他会买不少东西,我是来帮他搬东西的。”

  看着胖子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甄不凡暗自摇头。

  王诗诗闻言,眉头一皱,轻声道,“其实不用的,学校已经批下来经费了,就在,在刘菲菲那里。”

  甄不凡闻言,心中一跳,就在他准备说话时,一道无比好听又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
  “诗诗说得对,我这里有学校批的经费,你就不用自己掏钱了。”

  来人是刘菲菲,甄不凡直系大三学姐,公认的校花。

  “她怎么也来了。”甄不凡眉头皱起。

  压下心中的杂念,转身,微笑,道,“好久不见啊,学姐。”

  刘菲菲柳眉轻皱:好久不见你个头啊,前天才跟我表白。

  白了甄不凡一眼,不再理会他,作为这次活动的负责人,刘菲菲组织大家去搭乘地铁。

  甄不凡也无所谓地跟上去。

  就在刚下,之前一年多那个让他念念不忘地校花学姐,好像从他心中消失了,就像心里压着的石头,突然没了,于是浑身一阵轻松。

  甄不凡知道,不是说他对刘菲菲没感觉了,而是他的眼光放向了全世界,刘菲菲再优秀,在世界范围内,也是不出众的吧。

  中途经过一家大型生活超市时,进行了一次采购,甄不凡单独采购了一些被子什么的生活用品,花了两千大洋,并复制昨天食堂的那番慷慨激昂地演讲。

  结果引来众人一阵白眼,正能量值更是只增加了五百,气得他暗骂“一群学生会的白眼狼,心硬的很啊。”

  他估摸着这五百能量值大多还是王诗诗和胖子两人贡献的。

  建夜区,红园小区。

  居民委员的一位阿姨已经早早在等候了,见到甄不凡等人到来,热情道,“京南大学的同学们辛苦了,我是居委会的工作人员,我叫王淑芬,感谢学校对社区孤寡老人的爱心帮助,谢谢你们。”

  “王阿姨客气了,应该的。”

  “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  “尽自己的一份爱心。”

  甄不凡:???劳资花了两千大洋都没说尽自己的一份爱心,你们拿着学校的钱在这装13呢,一个个地,虚伪!

  甄不凡冷眼注视着一切,打死他都不相信这帮逼口中的“爱心。”

  刘菲菲注意到了甄不凡冷漠的表情,心中也是无奈,他是院学生会主席,校学生会副主席,对于这些人的德性,她多少清楚一些。

  毕竟自己掏腰包的只有甄不凡一个人,虽然自己挺讨厌他的,但出力的人得不到表扬,会影响自己以后的工作安排。

  于是道,“王阿姨,关爱孤寡老人确实是我们每一个人应尽的义务,尤其是京南大学的所有领导和全体师生,这位甄不凡同学更是私下花钱买了两千块钱的慰问物资。”

  王淑芬听到刘菲菲这么一说,不仅眼前一亮,来到甄不凡跟前,真挚地道,“同学,有心了。”

  好些人看到风头被甄不凡抢走了,心中很是不快,不过刘菲菲开口帮他,他们也不好说什么,尤其甄不凡真的出钱了。

  “只要能帮助老人家就好,再说我们一年只来一次,王阿姨您可是每天都在啊,我应该感谢您才是。”甄不凡不管别人怎么想,他是铁了心地不会放过任何一次获得能量积分的机会。

  “唉,我一个人的力量不够啊,还是需要社会多多关注,老人们的生活才会更好。”王淑芬眼神一暗,叹声道。

  接着也不管众人怎么想,带头走进第一家老人的住所。

  甄不凡抽空看了下面板,正能量值又增加两千。

  看来王阿姨走心了,不然也不可能一人贡献两千能量值。

  院内。

  “张奶奶,京南大学的学生来看您了!”王淑芬大声道。

  “什么?!”张奶奶坐在藤椅上,双手依旧主张拐杖,皱纹堆积在脸上,尽是岁月的痕迹,此时满脸疑惑,但也知道众人是来看望她的,于是费力地想要站起来。

  甄不凡迅速踏出一步,搀扶住老人。

  显然,张奶奶听力很不好。

  甄不凡趴在张奶奶耳边,大声道,“张奶奶,我们是京南大学的学生,看您来了。”

  这下老人听清楚了,努力地说道,“京南大学的学生,好好好。”

  王奶奶连说三声好,浑浊的眼中热泪就要流下。

  众人不解,齐齐望向王阿姨。

  “唉”,见众人充满疑问,王淑芬叹了口气,道,“张奶奶儿子儿媳出事后,还有一个孙子,后来也考上了京南大学,不过,在国外被枪杀了,好多年前的事了。”

  言罢,众人沉默。

  噗通!

  “奶奶,以后我就是您的亲孙子!我给您养老送宗!”

  突然,胖子窜了过来,眼睛通红,直接跪在地上就是一阵哭嚎。

  胖子的表现整的众人是一愣一愣的。

  “孩子,是你吗,我的大孙子。”更让众人惊呆的是,张奶奶竟然也要认孙子。

  甄不凡不由打了一个寒颤:胖子不会真是张奶奶的亲孙子吧,毕竟自己都能觉醒系统,别人死而复生到未来也不是没可能啊。

  “奶奶!”

  “大孙子!”

  “奶奶!”

  “大孙子!”

  祖孙二人相认,皆是痛哭流涕,画面感动死人不偿命,众人不好打搅,于是放下东西,就去了下一家。

  路上王诗诗和张阿姨交流。

  “张阿姨,为什么这些老人不住养老院啊。”

  “姑娘啊,你有所不知,这几个老人都是有着自己的住所,老房子了,有感情,舍不得搬啊,一旦搬了,人就没了念想,更难走下去啊。”

  “那岂不是说老人们要在自己家里孤独的守候,简直太寂寞太凄凉了。”

  “唉,谁说不是啊,我们也不能时刻陪伴他们,所以需要社会的关注,经常来陪陪老人啊,礼物什么的倒是其次。”

  这下甄不凡终于理解王阿姨最开始的那番话的含义了。

  时间就在众人一次次的慰问中流逝,有悲伤难过,更多的是欢声笑语。

  转眼到了十一点多。

  “最后一家了,大家坚持下。”刘菲菲给众人打气。

  “学姐,我们不累,你才是最辛苦的。”一个男生谄媚道。

  这人甄不凡有印象,好像叫司德块,长得寒颤,但家里有些小钱,和学校领导有些交情,对刘菲菲也是死缠烂打。

  “我不辛苦,那就走吧。”刘菲菲显然在克制着什么,快步向前走去。

  司德块也不在意,依旧屁颠屁颠地跟上。

  “喂,不凡,跟上啊,你看人家追女生的精神,你看你,太不主动了。”王诗诗拍了下甄不凡的肩膀,八卦着,她这会儿跟甄不凡已经很熟悉了。

  “切,哥志不在此,除非刘菲菲主动投怀送抱,哥还得考虑考虑呐。”甄不凡嘚瑟道。

  王诗诗直接送了他一个白眼,“还没说你胖,你就喘上了。”

  “嘿嘿,我是不胖,可是有人胖啊。”甄不凡不怀好意地笑着,还朝已经认奶奶回来的胖子努了努嘴。

  “你要死啊。”王诗诗小脸一红,嗔怪一声,快速追着刘菲菲离去。

  自从胖子认了张奶奶后,王诗诗明显对胖子态度好了不少,所以甄不凡也不介意为两人添把火。

  “嘿嘿”,胖子朝甄不凡傻乐,也不见脸红,甄不凡怀疑这家伙憨厚老实的人设不符合他的真实状况。

  “笑个屁啊,回头请客吃饭,你以为我这媒白说的啊。”甄不凡没好气道。

  胖子闻言,立即收敛笑容,低头看脚,仿佛第一天认识自己的鞋子。

  “靠!胖子,你被大山带坏了啊。”

  这还是胖子吗,简直是不会讲话的谢大山的翻版。

  很快,最后一家老人的住所到了。

  只是远远的,就听到屋内传来吵闹声,王阿姨听后面色大变,急忙进屋。

  众人也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,纷纷跟上。

  “死三八,谁让你进来的,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,跟你有什么关系!滚出去!”一个妇女烫着金黄色的波浪卷,此时正指着王淑芬的鼻子开骂。

  “甄丽丽,你别太过分,老人年纪大了你还这样折磨他,你有良心吗你!”王淑芬气得浑身直哆嗦。

  甄不凡和胖子赶紧拉住王阿姨,因为在甄丽丽后面还站着一个身高接近两米,满身横肉加纹身的中年猛男。

  猛男或许不会对老人动手,但王阿姨就不好说了。
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