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崇祯窃听系统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577 运筹帷幄
   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书页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  鸭绿江入海口这边,海面上,遮天蔽日的,都是大明的战船。水师旗舰上,郑芝龙正站在甲板上,看着随军而来的运输船中,大部分船只开进鸭绿江,运粮前往镇江堡那边。

  此时的他,虽然早已秘密准备,就为这明倭之战一直在做准备。但是,他的心中,其实还是有不少隐忧的。

  倒不是说他怕倭国水师厉害,而是大明水师之前退缩旅顺这边,皮岛那边,基本上也都已经撤离。如此一来,他率领的登莱水师要去和倭国水师决战的话,别的地方不知道,但釜山附近海上,定然是会有一战的。

  如此一来,其实就有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,就是登莱水师要走非常远的海路,长途奔袭而去,就算沿途能找岛屿停靠休整下,可如此一来,对于登莱水师也还是不利的。

  如果按照他的想法,最好是一步一步,稳扎稳打,这样才最是稳妥。不但饮食上能保证将士们的身体素质,更能保证战船处于最佳状态。

  但是,郑芝龙从崇祯皇帝那边得知,皇上是要把侵入朝鲜的倭军都留在朝鲜,以减轻到时候征讨倭国的难度。如此一来,他要是一步步稳扎稳打的话,倭国那边又不傻,形势不妙之下,定然会早早地溜走。

  因此,皇上的战略目标决定了,郑芝龙的水师必须要在陆地上战局明朗之前,就要牢牢控制朝鲜海峡才行。

  如今,皇上轻而易举地消灭了辽东建虏,屯兵于鸭绿江边的镇江堡,这就给了郑芝龙非常大的压力了。

  目送着运输船远去,郑芝龙又想到了个难题,他的水师带来的粮食,大部分都是要给皇上那边送去,那他水师怎么办?

  如果海战时间要拖得比较久才能分出胜负,或者皇上领军在陆路攻势顺利的话,那他真得要尽快远到朝鲜海峡那边去决战了,这样一来,粮食怎么办?

  “唉,亏了皇上已经下了本钱,有足够的红夷大炮装备战船!就凭这一点,就能聊以**了!”郑芝龙想着,便在心中安慰自己道。

  正在这时候,他忽然看到有快船飞驰而来,从旗帜上看,好像还有天使,这人,他也认得,是皇上身边贴身内侍之一的陈宝庭。

  顿时,郑芝龙立刻收回了发散的思绪,赶紧整理了下仪容准备迎接陈宝庭。与此同时,他心中也在猜测,估计是要催自己去和倭国水师交战了。

  果不其然,陈宝庭前来宣读圣旨的大概意思,就是说倭军已经到达平壤,为让倭军没法逃回倭国,同时也是要切断倭国对朝鲜倭军的补给,要求郑芝龙领着登莱水师占领巨济岛,巡防朝鲜海峡,击败任何来犯之倭国水师。

  听到这份旨意,郑芝龙不由得心中暗暗叹了口气。看来自己果然没有猜错,皇上是要自己打一场艰苦的战事了。

  不过从整体战略上,他也能理解皇帝确实需要这么布置。完全可以想象,要是在朝鲜的十万倭军,知道朝鲜海峡被大明水师切断的话,必然是会恐慌的。一旦前期的粮草耗尽,大军人数越多,就越快崩溃。如此一来,陆上之战,就会变得很轻松了。

  只是有点可惜,皇上对于海战还是不怎么了解,以为有了大船利炮之后,就会所向无敌了!

  郑芝龙这么想着,陈宝庭也已经宣读完了圣旨。他便领旨谢恩,然后就准备召集军议,想着怎么完成皇上交代的任务。

  可谁知,那陈宝庭宣旨完毕之后,并没有立刻回复复旨,而是又从袖子里掏出一份东西对郑芝龙说道:“这里还有一份密旨,是郑总兵亲启的。”

  郑芝龙一听,不由得有点好奇,连忙恭敬地接过去,马上打开看了起来。只是那么一看,顿时,他就眉开眼笑了起来,那高兴的表情,就算他城府比较深,那也没掩盖住。当然,这事其实也用不着掩盖。

  只见这份密旨上,崇祯皇帝给他说了两件事。

  第一件事情,是崇祯皇帝在绝对对倭要用兵之时,就已经开始准备相关事情。朝鲜灭亡之后,一直在东江军这边,配合卢象升作战的朝鲜将领林庆业,就奉了崇祯皇帝的密旨,秘密前往济州岛备战。不但准备了不少粮食囤积于岛上,且还有朝鲜原本的船匠之类的,也都收拢在岛上。

  在崇祯皇帝的想法中,倭国出兵朝鲜,基本上是以对马岛为跳板,直接从釜山那边登陆最为便利。而济州岛偏离朝鲜海峡,倭国水师不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就巡查这个岛。毕竟对于倭国来说,朝鲜已经灭亡,倭国第一时间,肯定是想吃下这口肥肉,至于其他岛屿之类的边边角角,那是以后有空闲之后再说也来得及。

  当然,如果倭国知道大明一早就在关注,对倭国入侵朝鲜有提防的话,说不定也会比较慎重,会比较早时间去排查济州岛。可是,倭国会知道大明皇帝的心思?

  另外,济州岛乃是朝鲜的第一大岛,面积1845平方公里,朝鲜设济州牧,下分大静及旌义二县。建虏虽然灭亡了朝鲜,可济州岛却是过不去的,因此,岛上朝鲜人的行政体系还在。倭人要想去攻占济州岛,那也得花功夫的。如此一来,倭国傻了才会第一时间线去攻打济州岛,而放着已经是任他们宰割的朝鲜本土不管。

  由此,崇祯皇帝在说明这些情况之后,就交代给郑芝龙,让他前往济州岛和林庆业汇合,把济州岛作为登莱水师的大本营,再占领巨济岛,如此一来,只要能在海战中击败倭国水师,就能控制朝鲜海峡了。

  第二件事,就是他复出并和倭国水师交战,必然会危及在江户的郑芝豹。因此,崇祯皇帝特意交代郑芝龙,让他在开战之前,先派一船去江户,把郑芝豹给接出来。

  对于这个事情,最好的当然是郑芝豹继续留在江户,这样德川幕府有什么动静,都能通过甲级窃听种子传回。但是,考虑到人命关天,且是有金手指的男人,哪能那么冷血无情,因此,崇祯皇帝还是做了这个提醒。

  郑芝龙看完这份密旨之后,一边感慨皇上对于海战,其实也是算无遗策之外,心中也非常感激崇祯皇帝。就感觉皇上对手下是真得好,为他卖命,也是值得!

  “哈哈,难怪了,我说怎么到后来就一直没听到他的消息了呢!”郑芝龙高兴地心中说了一句,然后,立刻恭恭敬敬地对陈宝庭说道:“请回复陛下,有陛下运筹帷幄在先,末将必以脑袋担保,绝不负陛下所托!”

  这个时候,他也有了和卢象升一样的感觉:就是在皇上手下,不管是做事也好,还是领兵打仗也罢,都是非常地舒坦,不但没有后顾之忧,反而皇上还会不断地给惊喜,让自己做起事来往往有事半功倍之效!

  至于他刚刚还想着什么“皇上对于海战还是不了解”之类的想法,早已抛到脑后跟,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  对于郑芝龙的表现,陈宝庭其实已经看得多了,只是一笑,便点头答应了。

  在崇祯皇帝身边历练了这么多年,当年的小屁孩也已经长大,做事什么的,都已经有板有眼。在郑芝龙面前,全然没有一点以前那些宦官的毛病。既不持宠而骄,拿捏外官,也不因为所面对的是皇帝的心腹之臣而刻意讨好。

  因此,看着陈宝庭下了旗舰回去复旨,郑芝龙都是心中感慨了一番。他敢保证,内廷司礼监,以后就是皇上这身边八人的天下。

  等陈宝庭一走,郑芝龙也立刻便收了这些闲散心思,开始考虑朝鲜海峡的战事。

  等这边事了,他便立刻领着水师南下,先到皮岛休整一下,然后就继续沿着海岸线,浩浩荡荡地继续南下,准备先往济州岛汇合林庆业,休整之后再前往朝鲜海峡。

  于是,大明和倭国之间的第一次海战,在谁也没想到的时间和地点,突然就爆发了。

  这一日,郑芝龙领着水师过了大同江这边,再继续南下一日之后,忽然,前锋船只传来旗号,说发现前面好像有船队往北而来。

  一般来说,这个时候,朝鲜沿海出现船队,不是大明的,就是倭国的,反正不可能是朝鲜的。因此,这个消息传到旗舰的意思,也就是提醒可能有敌人。

  郑芝龙见了,倒是吃了一惊,以为是倭国水师开始从海路攻打大明占领的岛屿,因此,他立刻下令,准备迎战。

  但是,没过多久,前锋船只忽然传来旗号,说倭国船只好像多是运输船。这个发现,就让郑芝龙更是感觉轻松了。

  这个时候,他的旗舰已经前移,通过望远镜发现,倭国船只好像有点乱,似乎是想掉头往回逃。

  “到嘴的肥肉,岂容逃脱!”郑芝龙的心情那叫一个爽,一边想着一边立刻传下军令:追杀!

  妙
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