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崇祯窃听系统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573 自己看着办
   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书页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

  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都是宁当鸡头,勿为牛尾的心思。要是有可能,不管是什么新贵大清,还是什么老牌大明,都是想不鸟的。

  可是漠北三族的环境恶劣,资源先天不足,虽有雄心却无那个本钱。因此,就当自己是条龙,也得盘着才行。

  不过相对于大清来说,硕垒更愿意通过向大明臣服来获取物资。因此,他虽在纳闷之余还是做出了低姿态,亲自前去迎接明国使者。

  只是一见面,他就开始演戏了,向方以智大倒苦水,说他们漠北三族多穷多穷,如今要向大明臣服也是可以,但需要大明这边开通贸易,最好得赏赐给他们大批物资,如此漠北三族必定感谢大明,忠心大明。否则的话,说建虏统领草原各部,势力强大,他为了大明而得罪建虏,族人那里不好交代。

  对此,方以智自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,便不高兴地回答道:“建虏乃大明地方叛逆,尔等与其交往,已属不该。我大明皇上宽宏大量,不计前嫌,特给尔等一个机会,可还敢提条件,就不怕惹来天兵?”

  要是换了几年以前,方以智必然是没有这个底气说这话的,但是此时,他却腰杆子很硬,算是当面喝斥了一顿,看到硕垒脸色不好看,便又给他说道:“草原其他部族,皆已被我大明剿灭,唯独敖汉部族,我大明皇帝准其戴罪立功,替我大明扬威北疆。年前想必有经过漠北,可有告知尔等,我大明之军威赫赫,建虏旦夕可灭,早已不足为惧!”

  说到这里,看到硕垒这么被威胁,脸色有点不好看,想要开口时,方以智抢先一步,再度先开口,不过语气和缓了一点道:“本官身边这位,想必你也有所耳闻,乃是喀喇沁部族长固鲁思奇布,带兵归顺我大明,得以封爵。至于漠北三族如何选择,我大明并不会强迫,皇上旨意带到,尔等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“……”硕垒听得无语,心中就想骂娘,你这还是不强迫?都说了不服的剿灭,归顺晚了就要给大明做牛做马,只有早早归顺,还是带兵归顺,才能得以封爵!

  可是,这些其实都不是硕垒想要的。他想被大明封爵,得到赏赐,有和明国敞开了交易的机会,但是前提是,他不离开漠北,不去大明京师,依旧在漠北称王!

  不过他虽然心中非常不满,可表面上,却并不会因为心中想什么而做什么,对于方以智的话,他避而不谈,只是非常诧异地开始和固鲁思奇布寒暄,说着什么久仰的话,就和见到亲人一般。

  事实上,在他硕垒的心底深处,还真压根瞧不上固鲁思奇布。只是一个小族的族长而已,他车臣部,随便就能召集三万军队,如果算上整个漠北三族的话,五六万军队都不成问题,完成可以和整个东部蒙古部族抗衡的主,又怎么会看得起固鲁思奇布。

  只是在如今这种情况下,一是可以避免立刻表态,二是接着和固鲁思奇布寒暄的机会,套问有关清国和大明的消息。

  对于他的这个目的,就算方以智是技术官更多一点,不怎么懂这些,可固鲁思奇布却是个能在夹缝中生存的人,又怎么会不知道硕垒的想法。

  此时,他的屁股已经坐在了大明这边,而且大明如今取得的成就,哪怕据实所说,他相信也绝对会震撼到硕垒这个乡巴佬的。

  于是,他就开始说起这些年来大明的变化,特别是当今大明皇帝御驾亲征,所创下的那些经典战例,还有如今的建虏,已经是明日黄花,离其灭亡绝对是要不了多少时间……

  硕垒一边听着着固鲁思奇布的叙说,一边配合着露出惊讶,震惊等等夸张表情,心中却在骂固鲁思奇布,这厮绝对是自己投降了明国,然后就拼命想说动自己也跟他一个样。为此,还这么夸张地说话,会信他就有鬼了!

  别的不说,就说明国皇帝御驾亲征之厉害,简直夸张到没边了。

  按照固鲁思奇布所说,那明国皇帝每一次打仗,几乎都是算无遗策,谋划之厉害,不是全歼了对手,就是己方压根没多少伤亡。别得不说,土默特部的毁灭,归化城之战这些,反正你固鲁思奇布说了再多,他硕垒也只是听听而已。

  涉及草原的战事,到底会怎么样,你当我傻么?信了那就是真傻了!

  还有,那大明皇帝真要有这样的本事,早干嘛去了?难道一次次被大清压着打,是好玩么?所以啊,这固鲁思奇布说话,也太夸张了!

  不过,不管固鲁思奇布怎么夸张,有一点硕垒觉得是没问题的,就是现在明清形势,应该是大明占据了优势,要不然,原本臣服于大清的喀喇沁部,还有之前的敖汉部,是不可能会臣服大明,帮着大明来当这说客的。

  得到这样的结论,硕垒最终给的答复是说,漠北三族向来共进退,虽然他有心臣服大明,但是,不知道其他两族的意思,他需要去说服他们。

  方以智本来也要去其他两族宣旨,便由他陪同一起去了。却不想,硕垒其实已经偷偷派了人去通知其他两族,让那两族的族长躲了起来。这样就给了他机会,对方以智保证,一定会好好说服其他两族。

  漠北之苦寒,超过了明人的想象。不是荒原就是戈壁,要不就是一望无垠的草原。不过方以智却对此比较感兴趣,让漠北三族这边陪同,去多个地方逛逛,而后每日天黑就记录心得。

  在此期间,硕垒偷偷地找了固鲁思奇布,以同为蒙古人的名义,先是灌酒,再是试探,想要知道明清的具体情况。结果不用说,那是事实,自然不会多问出什么。

  这让硕垒就有点懵了,实在是太远,他搞不清楚确切的明清消息。反倒是他儿子巴布对于固鲁思奇布所描述的大明之繁华,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就对他爹提出,他可以去大明京师探听下情况。而且由他去,也能表达下车臣部对大明的诚意。

  思来想去之后,硕垒便有了决定,于是,其他两族的族长也就显身了,都给方以智一个交代,说他们确实心向大明,想要臣服大明,但是如今,漠北苦寒,向大明臣服可以,可大明这边,多少总要表示一下。

  甚至他们还举了建虏那边的例子,说崇祯十一年的时候,大清皇帝那边,只命喀尔喀三部每年进献一匹白驼与八匹白马而已,大明这边,是否也是如此就可以?

  对于这些讨价还价,方以智是没有权力来定夺的,不过作为大明官员,他总有自己的骄傲,便当场对硕垒三人说道:“大明叛逆,岂能和我大明来比?皇上的旨意,本官已经宣读完了。至于你们如何抉择,事关你们族群之前途,就由尔等自己决定。不过本官提醒一点,尔等做什么都可以,但千万别提什么条件惹怒了皇上,真要那样,你们漠北三族的大祸也就不远了!”

  对他来说,这已经是看在这些天招待的份上,算是给他们提了一个醒。要是还执迷不悟,非要讨价还价惹怒皇上的,那就是他们自己找死了!

  他这么说,在硕垒等人听来,就很刺耳了。不过对于信奉弱肉强食的草原部族来说,感受到那浓浓的威胁之意,反而让他们的腰板挺不起来。

  于是,硕垒便顺势提出,就由他儿子作为漠北三族的使者,前往大明京师朝贡,如果大明皇帝还有别的要求,他们也会考虑。

  事实上,只是让他儿子去看看风向,以此来确定漠北三族最终怎么决定。这一点,就算方以智不怎么喜欢勾心斗角,却也明白,毕竟事关漠北三族的前途。

  因此,最终他便带着硕垒儿子巴布返回京师复旨。当然了,也少不了漠北三族的礼物,少见的白骆驼,白马什么的,自然是有不少,要是还和给清国的一样,他们也不敢!

  在这漠北发生的事情,崇祯皇帝因为没有给方以智甲级窃听种子,因此还不知道。主要是因为他不觉得如今的漠北三族对于大明来说有多重要。毕竟是远在漠北,就算不听话,短期内对大明也不会有什么影响,等回头,大明腾出手来了,要是不合他的意思,大不了领军北猎,收拾了漠北三族便是!

  此时的他,关注的重心,还是即将开始的对倭的战事。最先和倭国打响的战事,就是郑芝龙那边的海战了。

  为此,崇祯皇帝尽量通过窃听系统处获悉倭国军队的消息,看能不能帮到郑芝龙那边。

  虽然倭人身上,暂时还没有窃听种子,但是,江户那边的郑芝豹身上有甲级窃听种子,还有随同倭国大军前来朝鲜的英俄尔岱身上也有甲级窃听种子,多少能关注到倭军的动向。

  此时,倭军这边,还不知道他们的盟友,辽东建虏已经被大明皇帝剿灭,再次踏上了朝鲜的土地,那叫一个意气风发!

  妙
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